<xs_正文标题> - 轮盘游戏怎么样?
2017-01-18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谭超  专访人物  谭超,男,1984年5月生,山东烟台龙口人,烟台大学快递网点老板,同时还是吉林延边大学历史系博二研究生。  专访背景  “快递这个行业有前途。”从2010年到现在,谭超经手60多万件快递。“我用两手挣钱吃饭,管别人怎么看呢?”一年一度的“双11”电商大战即将到来,昨日,华商报记者专访了国内学历最高的“博士快递哥”,了解他的故事,分享他的创业经验。  从事快递工作后“有同学开始疏远我”  华商报:简单谈 你的个人情况吧。  谭超:我是山东烟台龙口人,1984年5月生于一户农家。2007年本科毕业于烟台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,2011年考取烟台大学中国少数民族史硕士研究生专业,2015年就读吉林延边大学世界史专业博士研究生。  华商报:你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快递工作?  谭超:大学期间,我一心考研。2007年本科毕业后,我一边复习,一边零敲碎打兼职过几份工作:做过房产中介,当过高校保安,收过废品。这些工作,要么不适合自己,要么和考研在时间上冲突,要么收入太低,最后都没有坚持下来。2010年暑假,我开始从事快递工作,最终坚持了下来。  华商报:“快递哥”是你的选择还是“被选择”?家人尤其是女友对此什么态度?  谭超:“快递哥”是我的选择,当时电商处于上升期,我意识到这个行业将有好的发展前景,就决心介入。最初父母很不理解,他们觉得在亲友面前抹不开面子。我能明显感到他们心里不高兴,有自卑感。这几年,随着业务的拓展,父母慢慢接受了。妻子(最初的女友)一直比较理解,但有时也会有怨言。尤其是我去年读博以来,快递业务主要由她负责,业务繁忙时,她累得经常在电话里哭。为了减轻妻子的负担,每年五一、国庆,或学校不忙时,我都会赶回烟台帮她。  华商报:同学对你选择这份工作作何评价?有没有被挖苦、讽刺过?  谭超:从事快递工作初期,部分大学同学表示了不理解。有人说:真是世风日下,高学历去送快递,有什么前途?一些同学自此疏远我,直至不再联系。  华商报:快递工作需要付出艰辛的劳动,从业者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外来务工者,你可能是国内学历最高的“快递哥”了,有没有觉得大材小用?  谭超:我没往这方面想过,博士也得吃饭,也得交学费,也得养家糊口、还房贷,总不能老向家里伸手要。看着父母辛勤劳作,自己无动于衷地闷头作学问,那不是我的风格。凭借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,合法经营,有什么不好呢?  三轮翻车几近报废 庆幸自己只受了轻伤  华商报:你现在的运营模式和经营情况是什么样的?  谭超:最开始,我负责烟台大学周边的快递业务,经过几年发展,现在承包了烟台大学校区的快递派送业务。今年以来,业务不断扩大,增加了邮政小包、鲜肉配送、为干洗店代收衣服等业务。经营情况、效益还不错。  华商报:最初的快件量有多少,现在有多少?  谭超:我清楚记得,第一天承接的业务只有两件,现在日均量约1000件。  华商报:平时送快递吗?有没有什么辛酸或难忘的故事?  谭超:前几年的快件全部由我送,承包烟台大学超市这个站点后,绝大多数快件由同学们自己取,每天要送的只有很少几个大件。送快件初期,我买了一辆三轮车,风里来,雨里去,晴雨无阻。烟台的冬天,零下十几度,三轮车没挡风设施,冻得人直打哆嗦,膝关节由此落下了病根,现在每遇雨雪天、刮风天,都会隐隐作痛。我至今记得,有一次因为三轮车刹车失灵,下大坡时翻到了刚刚拆迁的棚户区,货物洒了一地,三轮车几近报废,庆幸的是自己只受了点轻伤。现在想起来,仍觉得后怕。  华商报:你的快递站点已经有一定规模,业务做大做强靠的什么?  谭超:我有一个特点,认准的事,就一定要做好。做大做强也得益于很多外部因素,比如我接触快递工作时正值电商大发展,快递业务量一天超过一天。还有,爱人、朋友的鼎力支持也是我成功的主要原因。需要强调的是,业务做大做强,与我对业务的钻研密不可分。来我店里取快件的顾客,只要报出号码,我10秒钟内就会找到他的包裹——我自创了一套编号,比如“05011”中的“05”代表当天是5号,后面的三位数代表包裹在货架上的位置。100号以内是堆在门外的大件,101-200号在左手边第一排的货架上,201-300号装在右边的大箱子里,前一天的快递,统统退居后排。有条不紊的工作方法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  华商报:从业过程中有没有出现过丢失快件的现象,一般怎么处理?  谭超:因为我个人原因丢失的快件没有,发往湛江的一件快递因为快递小哥的摩托车被盗,丢过一次,对方给顾客作了赔偿。  华商报:如何兼顾工作与学习的关系?有没有因此延迟毕业?  谭超:白天工作,晚上复习、写论文,这么多年,我一直是这么过的。没办法,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就必须这么做。几年来,我没有因为工作影响学习,硕士毕业证是如期拿到的,没有延迟,我相信,博士也不会延期毕业。  华商报:如何备战“双11”?  谭超:每年的“双11”都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,由于货太多,原来的站点放不下,今年重新租了地方,此外,提前和20多名勤工俭学的大学生签订了协议,避免“双11”期间人手不够。  理想是做高校老师 快递业务将委托社团管理  华商报:快递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?  谭超:最大的变化就是忙忙忙。从事快递工作以来,没时间旅游,更没时间陪家人,每年除春节几天假外,其他时间都在忙工作。工作期间,没有一件衣服是干净的,感觉每天都蓬头垢面,挤不出时间清洗。  华商报:从事快递工作6年来,你经手的快递有多少件?有人估算你的收入达到了七位数,是这样吗?买房买车了吧?  谭超:总共有60多万件吧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我经手的快件比我翻阅的文献页数要多(笑)。收入超过七位数是子虚乌有的事,一份快件一般赚五六角钱,收入是明摆着的。此外,租场地、雇人都需要花钱,纯收入更少一些。在亲友的帮助下,按揭买了一套房,车子就是跑业务的面包车(笑)。  华商报: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是当前的社会潮流,你对即将创业或已经创业的青年朋友有什么建议?  谭超:创业是长期的、辛苦的事,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,要有毅力和恒心,一定要坚持。创业前期一定要多积累,了解相关产业的每一个链条,这样才有可能成功。  华商报:未来有什么规划和设想,“快递哥”会是你一直的选择吗?  谭超:“快递哥”不是我的全部,也不是我的终极目标。我的理想是做个高校老师,目标是产学研结合。快递这块业务,我打算培养一个创新社团,交给他们管理,当然,我会经常给他们提供指导。  华商报记者陈有谋

谭超  专访人物  谭超,男,1984年5月生,山东烟台龙口人,烟台大学快递网点老板,同时还是吉林延边大学历史系博二研究生。  专访背景  “快递这个行业有前途。”从2010年到现在,谭超经手60多万件快递。“我用两手挣钱吃饭,管别人怎么看呢?”一年一度的“双11”电商大战即将到来,昨日,华商报记者专访了国内学历最高的“博士快递哥”,了解他的故事,分享他的创业经验。  从事快递工作后“有同学开始疏远我”  华商报:简单谈 你的个人情况吧。  谭超:我是山东烟台龙口人,1984年5月生于一户农家。2007年本科毕业于烟台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,2011年考取烟台大学中国少数民族史硕士研究生专业,2015年就读吉林延边大学世界史专业博士研究生。  华商报:你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快递工作?  谭超:大学期间,我一心考研。2007年本科毕业后,我一边复习,一边零敲碎打兼职过几份工作:做过房产中介,当过高校保安,收过废品。这些工作,要么不适合自己,要么和考研在时间上冲突,要么收入太低,最后都没有坚持下来。2010年暑假,我开始从事快递工作,最终坚持了下来。  华商报:“快递哥”是你的选择还是“被选择”?家人尤其是女友对此什么态度?  谭超:“快递哥”是我的选择,当时电商处于上升期,我意识到这个行业将有好的发展前景,就决心介入。最初父母很不理解,他们觉得在亲友面前抹不开面子。我能明显感到他们心里不高兴,有自卑感。这几年,随着业务的拓展,父母慢慢接受了。妻子(最初的女友)一直比较理解,但有时也会有怨言。尤其是我去年读博以来,快递业务主要由她负责,业务繁忙时,她累得经常在电话里哭。为了减轻妻子的负担,每年五一、国庆,或学校不忙时,我都会赶回烟台帮她。  华商报:同学对你选择这份工作作何评价?有没有被挖苦、讽刺过?  谭超:从事快递工作初期,部分大学同学表示了不理解。有人说:真是世风日下,高学历去送快递,有什么前途?一些同学自此疏远我,直至不再联系。  华商报:快递工作需要付出艰辛的劳动,从业者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外来务工者,你可能是国内学历最高的“快递哥”了,有没有觉得大材小用?  谭超:我没往这方面想过,博士也得吃饭,也得交学费,也得养家糊口、还房贷,总不能老向家里伸手要。看着父母辛勤劳作,自己无动于衷地闷头作学问,那不是我的风格。凭借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,合法经营,有什么不好呢?  三轮翻车几近报废 庆幸自己只受了轻伤  华商报:你现在的运营模式和经营情况是什么样的?  谭超:最开始,我负责烟台大学周边的快递业务,经过几年发展,现在承包了烟台大学校区的快递派送业务。今年以来,业务不断扩大,增加了邮政小包、鲜肉配送、为干洗店代收衣服等业务。经营情况、效益还不错。  华商报:最初的快件量有多少,现在有多少?  谭超:我清楚记得,第一天承接的业务只有两件,现在日均量约1000件。  华商报:平时送快递吗?有没有什么辛酸或难忘的故事?  谭超:前几年的快件全部由我送,承包烟台大学超市这个站点后,绝大多数快件由同学们自己取,每天要送的只有很少几个大件。送快件初期,我买了一辆三轮车,风里来,雨里去,晴雨无阻。烟台的冬天,零下十几度,三轮车没挡风设施,冻得人直打哆嗦,膝关节由此落下了病根,现在每遇雨雪天、刮风天,都会隐隐作痛。我至今记得,有一次因为三轮车刹车失灵,下大坡时翻到了刚刚拆迁的棚户区,货物洒了一地,三轮车几近报废,庆幸的是自己只受了点轻伤。现在想起来,仍觉得后怕。  华商报:你的快递站点已经有一定规模,业务做大做强靠的什么?  谭超:我有一个特点,认准的事,就一定要做好。做大做强也得益于很多外部因素,比如我接触快递工作时正值电商大发展,快递业务量一天超过一天。还有,爱人、朋友的鼎力支持也是我成功的主要原因。需要强调的是,业务做大做强,与我对业务的钻研密不可分。来我店里取快件的顾客,只要报出号码,我10秒钟内就会找到他的包裹——我自创了一套编号,比如“05011”中的“05”代表当天是5号,后面的三位数代表包裹在货架上的位置。100号以内是堆在门外的大件,101-200号在左手边第一排的货架上,201-300号装在右边的大箱子里,前一天的快递,统统退居后排。有条不紊的工作方法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  华商报:从业过程中有没有出现过丢失快件的现象,一般怎么处理?  谭超:因为我个人原因丢失的快件没有,发往湛江的一件快递因为快递小哥的摩托车被盗,丢过一次,对方给顾客作了赔偿。  华商报:如何兼顾工作与学习的关系?有没有因此延迟毕业?  谭超:白天工作,晚上复习、写论文,这么多年,我一直是这么过的。没办法,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就必须这么做。几年来,我没有因为工作影响学习,硕士毕业证是如期拿到的,没有延迟,我相信,博士也不会延期毕业。  华商报:如何备战“双11”?  谭超:每年的“双11”都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,由于货太多,原来的站点放不下,今年重新租了地方,此外,提前和20多名勤工俭学的大学生签订了协议,避免“双11”期间人手不够。  理想是做高校老师 快递业务将委托社团管理  华商报:快递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?  谭超:最大的变化就是忙忙忙。从事快递工作以来,没时间旅游,更没时间陪家人,每年除春节几天假外,其他时间都在忙工作。工作期间,没有一件衣服是干净的,感觉每天都蓬头垢面,挤不出时间清洗。  华商报:从事快递工作6年来,你经手的快递有多少件?有人估算你的收入达到了七位数,是这样吗?买房买车了吧?  谭超:总共有60多万件吧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我经手的快件比我翻阅的文献页数要多(笑)。收入超过七位数是子虚乌有的事,一份快件一般赚五六角钱,收入是明摆着的。此外,租场地、雇人都需要花钱,纯收入更少一些。在亲友的帮助下,按揭买了一套房,车子就是跑业务的面包车(笑)。  华商报: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是当前的社会潮流,你对即将创业或已经创业的青年朋友有什么建议?  谭超:创业是长期的、辛苦的事,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,要有毅力和恒心,一定要坚持。创业前期一定要多积累,了解相关产业的每一个链条,这样才有可能成功。  华商报:未来有什么规划和设想,“快递哥”会是你一直的选择吗?  谭超:“快递哥”不是我的全部,也不是我的终极目标。我的理想是做个高校老师,目标是产学研结合。快递这块业务,我打算培养一个创新社团,交给他们管理,当然,我会经常给他们提供指导。  华商报记者陈有谋

谭超  专访人物  谭超,男,1984年5月生,山东烟台龙口人,烟台大学快递网点老板,同时还是吉林延边大学历史系博二研究生。  专访背景  “快递这个行业有前途。”从2010年到现在,谭超经手60多万件快递。“我用两手挣钱吃饭,管别人怎么看呢?”一年一度的“双11”电商大战即将到来,昨日,华商报记者专访了国内学历最高的“博士快递哥”,了解他的故事,分享他的创业经验。  从事快递工作后“有同学开始疏远我”  华商报:简单谈 你的个人情况吧。  谭超:我是山东烟台龙口人,1984年5月生于一户农家。2007年本科毕业于烟台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,2011年考取烟台大学中国少数民族史硕士研究生专业,2015年就读吉林延边大学世界史专业博士研究生。  华商报:你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快递工作?  谭超:大学期间,我一心考研。2007年本科毕业后,我一边复习,一边零敲碎打兼职过几份工作:做过房产中介,当过高校保安,收过废品。这些工作,要么不适合自己,要么和考研在时间上冲突,要么收入太低,最后都没有坚持下来。2010年暑假,我开始从事快递工作,最终坚持了下来。  华商报:“快递哥”是你的选择还是“被选择”?家人尤其是女友对此什么态度?  谭超:“快递哥”是我的选择,当时电商处于上升期,我意识到这个行业将有好的发展前景,就决心介入。最初父母很不理解,他们觉得在亲友面前抹不开面子。我能明显感到他们心里不高兴,有自卑感。这几年,随着业务的拓展,父母慢慢接受了。妻子(最初的女友)一直比较理解,但有时也会有怨言。尤其是我去年读博以来,快递业务主要由她负责,业务繁忙时,她累得经常在电话里哭。为了减轻妻子的负担,每年五一、国庆,或学校不忙时,我都会赶回烟台帮她。  华商报:同学对你选择这份工作作何评价?有没有被挖苦、讽刺过?  谭超:从事快递工作初期,部分大学同学表示了不理解。有人说:真是世风日下,高学历去送快递,有什么前途?一些同学自此疏远我,直至不再联系。  华商报:快递工作需要付出艰辛的劳动,从业者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外来务工者,你可能是国内学历最高的“快递哥”了,有没有觉得大材小用?  谭超:我没往这方面想过,博士也得吃饭,也得交学费,也得养家糊口、还房贷,总不能老向家里伸手要。看着父母辛勤劳作,自己无动于衷地闷头作学问,那不是我的风格。凭借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,合法经营,有什么不好呢?  三轮翻车几近报废 庆幸自己只受了轻伤  华商报:你现在的运营模式和经营情况是什么样的?  谭超:最开始,我负责烟台大学周边的快递业务,经过几年发展,现在承包了烟台大学校区的快递派送业务。今年以来,业务不断扩大,增加了邮政小包、鲜肉配送、为干洗店代收衣服等业务。经营情况、效益还不错。  华商报:最初的快件量有多少,现在有多少?  谭超:我清楚记得,第一天承接的业务只有两件,现在日均量约1000件。  华商报:平时送快递吗?有没有什么辛酸或难忘的故事?  谭超:前几年的快件全部由我送,承包烟台大学超市这个站点后,绝大多数快件由同学们自己取,每天要送的只有很少几个大件。送快件初期,我买了一辆三轮车,风里来,雨里去,晴雨无阻。烟台的冬天,零下十几度,三轮车没挡风设施,冻得人直打哆嗦,膝关节由此落下了病根,现在每遇雨雪天、刮风天,都会隐隐作痛。我至今记得,有一次因为三轮车刹车失灵,下大坡时翻到了刚刚拆迁的棚户区,货物洒了一地,三轮车几近报废,庆幸的是自己只受了点轻伤。现在想起来,仍觉得后怕。  华商报:你的快递站点已经有一定规模,业务做大做强靠的什么?  谭超:我有一个特点,认准的事,就一定要做好。做大做强也得益于很多外部因素,比如我接触快递工作时正值电商大发展,快递业务量一天超过一天。还有,爱人、朋友的鼎力支持也是我成功的主要原因。需要强调的是,业务做大做强,与我对业务的钻研密不可分。来我店里取快件的顾客,只要报出号码,我10秒钟内就会找到他的包裹——我自创了一套编号,比如“05011”中的“05”代表当天是5号,后面的三位数代表包裹在货架上的位置。100号以内是堆在门外的大件,101-200号在左手边第一排的货架上,201-300号装在右边的大箱子里,前一天的快递,统统退居后排。有条不紊的工作方法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  华商报:从业过程中有没有出现过丢失快件的现象,一般怎么处理?  谭超:因为我个人原因丢失的快件没有,发往湛江的一件快递因为快递小哥的摩托车被盗,丢过一次,对方给顾客作了赔偿。  华商报:如何兼顾工作与学习的关系?有没有因此延迟毕业?  谭超:白天工作,晚上复习、写论文,这么多年,我一直是这么过的。没办法,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就必须这么做。几年来,我没有因为工作影响学习,硕士毕业证是如期拿到的,没有延迟,我相信,博士也不会延期毕业。  华商报:如何备战“双11”?  谭超:每年的“双11”都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,由于货太多,原来的站点放不下,今年重新租了地方,此外,提前和20多名勤工俭学的大学生签订了协议,避免“双11”期间人手不够。  理想是做高校老师 快递业务将委托社团管理  华商报:快递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?  谭超:最大的变化就是忙忙忙。从事快递工作以来,没时间旅游,更没时间陪家人,每年除春节几天假外,其他时间都在忙工作。工作期间,没有一件衣服是干净的,感觉每天都蓬头垢面,挤不出时间清洗。  华商报:从事快递工作6年来,你经手的快递有多少件?有人估算你的收入达到了七位数,是这样吗?买房买车了吧?  谭超:总共有60多万件吧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我经手的快件比我翻阅的文献页数要多(笑)。收入超过七位数是子虚乌有的事,一份快件一般赚五六角钱,收入是明摆着的。此外,租场地、雇人都需要花钱,纯收入更少一些。在亲友的帮助下,按揭买了一套房,车子就是跑业务的面包车(笑)。  华商报: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是当前的社会潮流,你对即将创业或已经创业的青年朋友有什么建议?  谭超:创业是长期的、辛苦的事,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,要有毅力和恒心,一定要坚持。创业前期一定要多积累,了解相关产业的每一个链条,这样才有可能成功。  华商报:未来有什么规划和设想,“快递哥”会是你一直的选择吗?  谭超:“快递哥”不是我的全部,也不是我的终极目标。我的理想是做个高校老师,目标是产学研结合。快递这块业务,我打算培养一个创新社团,交给他们管理,当然,我会经常给他们提供指导。  华商报记者陈有谋

博士快递哥:从事快递工作后有同学开始疏远我

博士快递哥:从事快递工作后有同学开始疏远我

博士快递哥:从事快递工作后有同学开始疏远我

谭超  专访人物  谭超,男,1984年5月生,山东烟台龙口人,烟台大学快递网点老板,同时还是吉林延边大学历史系博二研究生。  专访背景  “快递这个行业有前途。”从2010年到现在,谭超经手60多万件快递。“我用两手挣钱吃饭,管别人怎么看呢?”一年一度的“双11”电商大战即将到来,昨日,华商报记者专访了国内学历最高的“博士快递哥”,了解他的故事,分享他的创业经验。  从事快递工作后“有同学开始疏远我”  华商报:简单谈 你的个人情况吧。  谭超:我是山东烟台龙口人,1984年5月生于一户农家。2007年本科毕业于烟台大学人文学院新闻系,2011年考取烟台大学中国少数民族史硕士研究生专业,2015年就读吉林延边大学世界史专业博士研究生。  华商报:你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快递工作?  谭超:大学期间,我一心考研。2007年本科毕业后,我一边复习,一边零敲碎打兼职过几份工作:做过房产中介,当过高校保安,收过废品。这些工作,要么不适合自己,要么和考研在时间上冲突,要么收入太低,最后都没有坚持下来。2010年暑假,我开始从事快递工作,最终坚持了下来。  华商报:“快递哥”是你的选择还是“被选择”?家人尤其是女友对此什么态度?  谭超:“快递哥”是我的选择,当时电商处于上升期,我意识到这个行业将有好的发展前景,就决心介入。最初父母很不理解,他们觉得在亲友面前抹不开面子。我能明显感到他们心里不高兴,有自卑感。这几年,随着业务的拓展,父母慢慢接受了。妻子(最初的女友)一直比较理解,但有时也会有怨言。尤其是我去年读博以来,快递业务主要由她负责,业务繁忙时,她累得经常在电话里哭。为了减轻妻子的负担,每年五一、国庆,或学校不忙时,我都会赶回烟台帮她。  华商报:同学对你选择这份工作作何评价?有没有被挖苦、讽刺过?  谭超:从事快递工作初期,部分大学同学表示了不理解。有人说:真是世风日下,高学历去送快递,有什么前途?一些同学自此疏远我,直至不再联系。  华商报:快递工作需要付出艰辛的劳动,从业者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外来务工者,你可能是国内学历最高的“快递哥”了,有没有觉得大材小用?  谭超:我没往这方面想过,博士也得吃饭,也得交学费,也得养家糊口、还房贷,总不能老向家里伸手要。看着父母辛勤劳作,自己无动于衷地闷头作学问,那不是我的风格。凭借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,合法经营,有什么不好呢?  三轮翻车几近报废 庆幸自己只受了轻伤  华商报:你现在的运营模式和经营情况是什么样的?  谭超:最开始,我负责烟台大学周边的快递业务,经过几年发展,现在承包了烟台大学校区的快递派送业务。今年以来,业务不断扩大,增加了邮政小包、鲜肉配送、为干洗店代收衣服等业务。经营情况、效益还不错。  华商报:最初的快件量有多少,现在有多少?  谭超:我清楚记得,第一天承接的业务只有两件,现在日均量约1000件。  华商报:平时送快递吗?有没有什么辛酸或难忘的故事?  谭超:前几年的快件全部由我送,承包烟台大学超市这个站点后,绝大多数快件由同学们自己取,每天要送的只有很少几个大件。送快件初期,我买了一辆三轮车,风里来,雨里去,晴雨无阻。烟台的冬天,零下十几度,三轮车没挡风设施,冻得人直打哆嗦,膝关节由此落下了病根,现在每遇雨雪天、刮风天,都会隐隐作痛。我至今记得,有一次因为三轮车刹车失灵,下大坡时翻到了刚刚拆迁的棚户区,货物洒了一地,三轮车几近报废,庆幸的是自己只受了点轻伤。现在想起来,仍觉得后怕。  华商报:你的快递站点已经有一定规模,业务做大做强靠的什么?  谭超:我有一个特点,认准的事,就一定要做好。做大做强也得益于很多外部因素,比如我接触快递工作时正值电商大发展,快递业务量一天超过一天。还有,爱人、朋友的鼎力支持也是我成功的主要原因。需要强调的是,业务做大做强,与我对业务的钻研密不可分。来我店里取快件的顾客,只要报出号码,我10秒钟内就会找到他的包裹——我自创了一套编号,比如“05011”中的“05”代表当天是5号,后面的三位数代表包裹在货架上的位置。100号以内是堆在门外的大件,101-200号在左手边第一排的货架上,201-300号装在右边的大箱子里,前一天的快递,统统退居后排。有条不紊的工作方法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  华商报:从业过程中有没有出现过丢失快件的现象,一般怎么处理?  谭超:因为我个人原因丢失的快件没有,发往湛江的一件快递因为快递小哥的摩托车被盗,丢过一次,对方给顾客作了赔偿。  华商报:如何兼顾工作与学习的关系?有没有因此延迟毕业?  谭超:白天工作,晚上复习、写论文,这么多年,我一直是这么过的。没办法,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就必须这么做。几年来,我没有因为工作影响学习,硕士毕业证是如期拿到的,没有延迟,我相信,博士也不会延期毕业。  华商报:如何备战“双11”?  谭超:每年的“双11”都是我们最忙碌的时候,由于货太多,原来的站点放不下,今年重新租了地方,此外,提前和20多名勤工俭学的大学生签订了协议,避免“双11”期间人手不够。  理想是做高校老师 快递业务将委托社团管理  华商报:快递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变化?  谭超:最大的变化就是忙忙忙。从事快递工作以来,没时间旅游,更没时间陪家人,每年除春节几天假外,其他时间都在忙工作。工作期间,没有一件衣服是干净的,感觉每天都蓬头垢面,挤不出时间清洗。  华商报:从事快递工作6年来,你经手的快递有多少件?有人估算你的收入达到了七位数,是这样吗?买房买车了吧?  谭超:总共有60多万件吧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我经手的快件比我翻阅的文献页数要多(笑)。收入超过七位数是子虚乌有的事,一份快件一般赚五六角钱,收入是明摆着的。此外,租场地、雇人都需要花钱,纯收入更少一些。在亲友的帮助下,按揭买了一套房,车子就是跑业务的面包车(笑)。  华商报: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是当前的社会潮流,你对即将创业或已经创业的青年朋友有什么建议?  谭超:创业是长期的、辛苦的事,一定要有充分的准备,要有毅力和恒心,一定要坚持。创业前期一定要多积累,了解相关产业的每一个链条,这样才有可能成功。  华商报:未来有什么规划和设想,“快递哥”会是你一直的选择吗?  谭超:“快递哥”不是我的全部,也不是我的终极目标。我的理想是做个高校老师,目标是产学研结合。快递这块业务,我打算培养一个创新社团,交给他们管理,当然,我会经常给他们提供指导。  华商报记者陈有谋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